澳门新浦新京
个人资料
zxsok
zxsok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11,723
  • 关注人气:9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新浦新京
正文 字体大小:

访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

(2020-05-27 11:11:35)
标签:

访谈

周汝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名红学家 周汝昌先生谈《春游琐谈》和古籍整理

 

弦 声

 

今年3月,我到北京东城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里找到了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家。他正在窗下写作,见来了人就戴上助听器,和我在长沙发上一起坐了下来。

周老是我们社出版的《春游琐谈》一书的作者之一。我请他谈谈这本书的写作经过。周老很有些感慨。他说:“张伯驹先生是这本书的主编,又是主要撰稿人,不过主意是我帮助出的。我在燕京大学读书时,张老在那里作兼职教授。他长我二十岁,彼此的身世、经历又绝无共同之点,而他不见弃,许为忘年交。原因固然有多种,但倚声论词,是主要的友谊基础。张老不是一个好的教书先生,讷讷如不能言,但他是一个诲人不倦、朴真率直的长者;他走的不是学术研究的路,没写过大块头文章,但他经史子集,皆有心得,腹笥渊然,没有冬烘学究气。他是有盛名的贵公子、富饶的文物收藏家,又是词人,与前清的翰林、民国的要员等许多风云人物有交往,自己又有一些很特殊的经历。五六十年代时,许多人不了解他,很有些寂寞。我劝他把自己经历的一些事写下来,一行字两行字,一条两条地积累。中国历来有笔记的传统,眼下看来也许是不起眼的小事,将来就很珍贵了。张老很认真地听取了我的建议,不但自己写,还组织了春游社,请别人也参加写。到1965年竟集成有六卷之多,张老自费刻印,装订成册。“文革”中,这部书差不多都成灰烬了。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听说你们要出版,我很高兴。这部书当时参加写的人多,质量参差不齐,有的甚至是抄袭,我就写信给张老建议他将这些文章删去。书的撰稿人署名是按年龄排的,我是倒数第三名,还算其中年轻者。现在书中的作者已大半作古,一些珍贵的史料得以保存了下来,你们出这本书很有意义。”

我把我们社刚出版的《小忽雷传奇》送给周老一本,请他提意见。他连声称赞出得好。他说,《小忽雷》的抄本还有,但能见到的人很少。你们整理出版就给研究者提供了很大方便。你们坚持古籍整理出版,不滥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很好。

周老接着对古籍整理工作谈了他的看法。他说,文化事业不光是唱唱、跳跳,拍个什么电影,研究整理古代文化遗产也是重要的方面,是基础性的工作。精神文明建设不只是不随地吐痰,会说“您好”、“对不起”就行了,而是要更好发扬我们民族传统的美德。没有中华民族的文化就没有我们中国,既使经济上去了,有钱了,也只是像美国,像日本,而不是我们中国了。如果古籍整理出版工作做不好,我们的文化继承上就会出现断裂。经济上的损失好挽回,建一个工厂三五年、七八年就会有很好的效益,可一旦文化传统上有了断裂,就要贻误后代无数人。对古代文学作品的研究也要继续清除“左”的影响,不能只讲反封建、人民性就万事大吉,要对作品的艺术性很好地分析。

天色不早,我起身告辞时,周老热情地勉励说:我们老一代思想跟不上了,你们中青年要好好钻研,不要人云亦云,要有自己的见解,要扎扎实实打好基本功,一定会有建树的。

 

(原载《中州书林》1986725日第2版)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新浦新京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